主页 > 益智新兴 >在国外不论如何努力,依然是个异乡人 >
点赞: 824

在国外不论如何努力,依然是个异乡人

发表于 2020-06-27 | 收藏723 |

在国外不论如何努力,依然是个异乡人
图片来源:unsplash


在国外不论如何努力,依然是个异乡人,

在加拿大与美国求学、工作十四年,曾柏庭动了想回台湾的念头。
很多人纳闷,欧美的设计费是台湾的数倍,为什幺要回来?在欧美事务所工作,稳定又有社会地位,为什幺要放下?

回顾当时想要回家的理由,曾柏庭认为可以分为感性跟理性两个层次来看。感性的层面是,纽约儘管人文荟萃,又是建筑人可以大展身手的机会宝地,但这里的人常有过客心态。

「我有一群卡内基美隆的朋友,本来有十几个人一起到纽约工作,可是后来一个个离开,最后只剩我一个,自然也会觉得有点孤单,」曾柏庭说起身边的朋友与同事来来去去,不免让他心里很不好受。

理性的考量则是,在纽约,即使像老师们那幺优秀的建筑人,也可能有志难伸。他看出日后若想把开业当做圆梦目标,必定要回到与自己有文化连结的土地,才有更多机会。

而最终极的一个原因,是他发现自己虽然在纽约如此高度竞争的环境,但事业心并没有那幺的强烈。主要是因为,美国建筑事务所分工细腻,每个职位都需要经过数年的训练才能够胜任,在还无法独当一面之前,较难获得综观全局的机会,短时间内也无法参与太多决策。因此,曾柏庭燃起了想回台湾的念头。

返台实现建筑梦

这个决定,再度扭转了他的生命轨迹,心念一转,他开始寻找回到台湾工作与教书的机会。带着满腔的热诚,他想要回家,在自己的故乡大展身手。

进入潘冀联合建筑事务所,是曾柏庭回到台湾后的第一份工作。
潘冀是曾柏庭尊敬的长辈,也是他哥伦比亚大学的学长,更是台湾知名的建筑师。曾柏庭还在纽约时,便有幸与潘冀连络上,透过越洋电话进行另类的「面试」,彼此相谈愉快,便接下了潘冀联合建筑师事务所的聘任,準备结束在异国漂泊的生活。

2006年,他从纽约束装返台,一下飞机,就直接奔至潘冀联合建筑师事务所报到。他被编制在事务所合伙人苏重威的部门内,接触的案件类型多以科技厂办为主。
儘管潘冀、苏重威都是曾柏庭很敬重、也很愿意提携后辈的资深建筑师,但曾柏庭心中仍有着创业与教书的梦想,一年半后他就萌生去意。
教书与开业,成为了他接下来的生活重心。

「我并不是从小就立志当老师,但是我想了解,怎样透过教育型塑一个人的思想,」曾柏庭回想大学一路所受的建筑教育,不论是密斯凡德罗(Ludwig Mies van derRohe)、康(Louis Kahn)等,每位自成一家的建筑师都曾为人师表,散播自己的建筑理念。因此曾柏庭心中自忖,似乎也应该走上这条路。

站上讲台,影响更多人

再来,想当老师,也有几分坚持理想的成分。
虽然他在北美生活十四年,可是从没忘记自己的出身,也很关注台湾的建筑圈动态,「我每次在杂誌上看到台湾建筑科系的毕业设计,总是感到好奇与兴奋,希望可以把所学带进台湾。」

靠着这股想要传递观念的热切,他陆续进入交通大学建筑所、淡江大学建筑系、东海大学建筑系授课,一路九年,直到2016年才停下来。

在教学与对话中,他也将自己的思考与对建筑教育的理念,梳理得更清晰。
他也以自己的观察,提出一些建议。目前在台湾,教育部规定全职教师不能开业。曾柏庭认为,这样的规定会让业界与学界的观点有较大落差,应该让学界与实务界更紧密结合。

他指出,美国在寻找建筑系所长时,会从业界礼聘具代表性、拥有充沛资源的知名建筑师,哥伦比亚大学建筑所前所长楚米便是如此。

「这样的所长不但能提升学校的能见度,也能善加运用人脉,邀请业界杰出的建筑师来学校授课,还可以向企业集资募款,提升学校的软硬体,」曾柏庭细数优点。

另一方面,在美国大学院校,建筑系的全职老师主要负责各年级课程的安排,同时指导结构、材料、设备、绿能、历史、伦理等基础课程,而设计课(Design Studio)则多半交由校外的兼任老师负责。

曾柏庭认为,这种双管齐下的安排,能让学生同时学习理论及实务,未来学生毕业后,也能顺势接轨业界。

回归基本功训练

然而他发现,台湾的大学及研究所课程安排,似乎有些混淆。

美国建筑系的大学课程受国家建筑协会(National Council of Architectural Registration Boards,NCARB)严格规範,它们的中心思想是:大学的建筑教育并非要培养每位学生成为大师,而是让每个学生都具有专业技能,毕业后能在业界服务。

因此,教学内容必须含括基本图学、结构、设备、构造等,建筑师执业中最基本的知识,讲究均衡的教学方针,而不是天马行空的追求创意。

美国建筑研究所则是强调精英式的教学,因为能够进入研究所的学生,大学时都已受过扎实的基础训练,在乎的是人文艺术及独立思考的训练,强化个人脑力激荡及生涯规划,鼓励创新、创意,甚至是天马行空的想像。

他观察台湾目前反将美国研究所的教学方法,提早导入到大学教育当中,间接导致台湾学生的基本功训练变得不足。学生毕业后到业界工作,空有创意想像而没有足够能力来实践,这是目前台湾学生最辛苦的地方。

踏上独闯的圆梦历程

由潘冀事务所离开之后,他一边教书,一边準备开业。但这个决定,却让二十八岁左右的他,吃了不少苦头,幸好靠着在美国求学与工作时学到的「天真」,他一方面吞下挫败连连,但一方面,又一次次站起,勇敢面对打击与挑战。

2007年11月,他开业初期的办公室落脚在新生南路与济南路附近,一幢老旧办公大楼的三楼,面积只有四坪,约莫一间会议室大小,夏季炎热不堪、冬季酷寒难受,落地窗的胶条还呈现脱落状态,但是创业之初,一切只能咬牙从简。

对一个国中毕业就出国的年轻人而言,在台北人生地不熟,又没有学长姊的支持,更不认识任何可以为他带来委託设计案的业主,还真不知道要如何闯出一番局面。
但这是他由纽约返台的梦想,因此在那空蕩蕩的一人办公室,曾柏庭仍然执意开始了独闯的圆梦历程。

首先,他决定先为未来定好方向。
想着带给自己最多磨练的纽约,是全球名家竞逐的建筑实验场,因此他汲取LAB的实验室意涵,主张容许各种可能发生。刚好,那阵子他又特别迷物理学,发现Q代表量子跳跃(Quantum Leap),具有推翻现况、重新定义时代的关键性,因此他撷取「重新定义」的积极,加上「实验室」的多元可能,将自己执业的团队命名为Q-LAB,自许带有理想的乌托邦性格,勇敢向前冲撞。

【书籍资讯】
《重新想像》

在国外不论如何努力,依然是个异乡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创新头脑科技|人科资讯|中国星空|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