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文化达人 >普罗旺斯中国桶装番茄糊:《餐桌上的红色经济风暴》 >
点赞: 812

普罗旺斯中国桶装番茄糊:《餐桌上的红色经济风暴》

发表于 2020-07-15 | 收藏259 |

普罗旺斯中国桶装番茄糊:《餐桌上的红色经济风暴》

尚-巴普提斯特・马雷(Jean-Baptiste Malet)
译|谢幸芬 

  2011年,我在法国普罗旺斯一座罐头工厂的围栏外,第一次发现中国製桶装番茄糊的蹤迹。工厂的红色招牌标示着「小木屋」(Le Cabanon)。右侧是一栋油漆陈旧的行政大楼,左侧的围栏后方则是上了沥青的仓储区:地面上满满都是油桶大小的无菌金属桶。桶子放在栈板上陈列在仓库空地上,一个叠一个,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我终于找到靠近这些商品的最佳位置;透过栏杆,可以看见标籤上标示的来源:「番茄糊;新疆中基实业,中国製造。」当时我人在普罗旺斯,这里是我的故乡,小时候每年夏天,我的祖母就是在这里用自己院子里种出来的番茄製作番茄罐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幺多神祕的大桶子,里面装着来自地球另一端的番茄。

  我在附近市镇的一次採访中,听说了一则离奇曲折的故事。中基番茄製品公司(Chalkis)是一个食品产业集团,由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军所控制的一个大型企业财团所拥有。该集团在2004 年买下了法国最大的番茄酱生产工厂—小木屋。在此之前,小木屋都是採合作社的经营方式,将当地上百位农民的作物收成进行加工。自从买下了小木屋之后,中基番茄製品公司的高层拒绝对外做任何说明,各种活动都只是祕密进行。

  2004 年,中国买家曾经承诺会维持加工一定数量当地生产的番茄。的确,居民都担心,小木屋工厂一旦换上五星旗帜,改隶属于中资,肯定会大量使用中国进口的廉价番茄糊。然而收购的当下,从来没有人提过小木屋将来只能加工从新疆进口的番茄糊⋯⋯。

  我想要一探究竟,于是来到昔日的这座合作社工厂採访,想要做一篇关于罐头新生产模式的报导;这些罐头使用的原料不再来自普罗旺斯,而是完全用中国进口的番茄糊。我说明了来意,立刻遭到拒绝,吃了闭门羹。

  这件事实在不能等闲视之。2000年前后,小木屋供应了法国番茄酱消费量的四分之一。被中资併购之后,昔日的法国番茄罐头王国逐渐被瓦解,工业设备几乎都被毁了。中基番茄製品公司接手后先是裁员,接着汰除第一道加工的工具设备。昔日的工厂如今只保留了小木屋的品牌,以及第二道

  加工的设备,也就是用来稀释番茄糊的机器。原本用来进行第一道加工的这些机器全被拆解拍卖,包括开始洗涤番茄的卡车停驳站、涡轮榨取机、加热绞碎机、製作番茄乾的烘乾机、输送机台、控制调节站、栈板堆装机。

  当地的茄农于是被逼得纷纷转行。小木屋却依然继续销售法国民众过去熟悉的知名产品,只是原物料来源都改成从新疆进口的番茄糊。罐头内的酱汁依然是在沃克吕兹一座具有历史色彩的工厂「製造」,继续合法沿用「法国製造」的标籤,上面还有小木屋着名的商标:一栋普罗旺斯别墅,旁边伫立一棵柏树。不同的是,原料已经换了产地,但是并没有什幺条文规定非标示出来不可。小木屋就这样以它的品牌或是以通路商的品牌,贩售这些「普罗旺斯番茄酱」,产品遍布欧洲所有的超市。

普罗旺斯中国桶装番茄糊:《餐桌上的红色经济风暴》

  中基这家源自解放军的企业,为何又如何会在2000 年初对法国的一座番茄酱工厂产生兴趣,最后还取得管理权?为什幺好几位中国将军会穿着军礼服突然出现在亚维侬(Avignon),并且大谈番茄生意?这个「中国军队」进驻普罗旺斯番茄工厂事件的来龙去脉又是怎幺一回事?而主导谈判的刘将军又是何许人物?我手边只有一张剪报,而且报导刊出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其他的报导,不过我亟欲深入了解。

  几年下来,我发现小木屋所遭遇的工业灾难并非个案,而是普遍的现象。北美洲、欧洲,甚至西非许多国家,都可以看到这个现象。20 年来,许多为本国市场加工在地番茄的工厂纷纷关门,因为「不具竞争力」;换句话说:无法在全球化经济下,和来自世界另一端低价进口的桶装番茄糊对抗。时至今日,使用进口桶装番茄糊製成酱料或食品,在这个全球化的食品产业链中,早已是相当普遍的做法。

  荷兰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荷兰每年进口的番茄糊数量约为12 万公吨,每年出口的酱料则高达19 万公吨,其中以番茄酱居多。如今英国最有名、以番茄为基底製造的棕酱,也就是1895 年发明的HP 棕酱(HP SAUCE),就是在荷兰生产的。这个品牌最初于1988 年由达能公司以1 亿9900 万英镑购下,接着又于2005 年卖给亨氏,英国政府在2006 年4 月核准这项交易。接下来那个月,亨氏决定,HP 棕酱将不再于英格兰西米德兰兹郡(West Midlands)伯明罕郊区的阿斯顿(Aston)製造;伯明罕是英国工业化源头重镇,在19世纪有「世界工厂」之称。此后,棕酱将改在荷兰海尔德兰省(Gueldre)埃尔斯特(Elst)的工厂製造—亨氏在此设立了全球最大的酱料工厂之一。一场抵制活动于是在英国发生。这次极具象徵意义的产地外移事件〔HP 还是英国国会(Houses of Parliament)的缩写呢!〕引发了举国论战,尤其是在西敏市的国会,但终究无济于事。亨氏企业依然故我。着名的棕酱瓶身上的标籤依然没变(上面依然有大笨钟的图样),但是英国的工厂在2007 年春天关门;同一年夏天,工厂全部拆除。这家百年老店的HP 字样招牌从此由伯明罕博物馆和美术馆(Birmingham Museum and Art Gallery)珍藏。

  亨氏在它位于荷兰埃尔斯特的工厂,以进口的桶装番茄糊製造要卖到西欧的酱料,特别是它有名的番茄酱。亨氏每年需要45 万公吨的番茄糊才能达到产量,相当于要採收200万公吨的新鲜番茄。2016 年,全球番茄产业链加工了3800万公吨的番茄;换句话说,光是亨氏,每年就用掉了5% 以上的全球加工用番茄。

  亨氏这家跨国企业能够成为全球王国,多半要归功于它的番茄酱。番茄酱,这个和康宝浓汤一样代表美式生活的标誌性产品,几十年来不断激发艺术家、广告商,以及新闻记者的灵感。但是,我们对这些以番茄作为原料的产品又知道多少?番茄加工食品有什幺历史?番茄能告诉我们什幺关于资本主义的事情呢?

普罗旺斯中国桶装番茄糊:《餐桌上的红色经济风暴》

  卡夫食品(Kraft Foods)和亨氏企业于2015年7月2日合併。如今两家公司合体为卡夫-亨氏公司,这家庞大的跨国企业旗下共有13 个品牌,年营业额超过280亿美元,世界第五大的食品加工业公司;而根据美国农业部(UnitedState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USDA)的数据显示,食品加工产业整体的年营业额约为4 兆美元。公司的主要股东包括巴西私募基金3G-Capital 与美国亿万富翁暨全球第二大富豪华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旗下的波克夏.海瑟威(Berkshire Hathaway) 公司。2013年2月,3G-Capital 和波克夏.海瑟威首次以280 亿美元收购亨氏企业。2012年,亨氏企业的营业额达110 亿美元;那一年,它在全球番茄酱市场的市场占有率达59%。这次交易在当时可谓史无前例,因为这是食品加工产业有史以来最大一宗併购案。但是,2015年合併之后,卡夫-亨氏创下了新纪录:波克夏.海瑟威额外投资了100亿美元以促成合併。如今,卡夫-亨氏以及它的15家大型食品加工跨国企业竞争对手,就占了全球所有超级市场销售量的30%以上。

  「罐头类」;「米麵类」。超市里,消费者弯着身子在不同货架选购番茄糊罐头、番茄酱、碎番茄或是以番茄为基底的瓶装酱料,一般消费者会认为这些商品所含的主要成分番茄,就和生鲜部或是传统市场所卖的番茄没有两样。有些人或许猜到这是集约农业、大量生产的番茄,但是几乎所有人都会认为番茄是圆的,是生长在支架上结成的果实。说穿了,番茄不就是番茄吗?当然,大家都知道番茄有分品种,有好的也有坏的。大家经常这幺跟我说:「有生长在花园里的番茄,也有种在农园或田里的番茄;其他有的是温室生长、无土栽培,所谓的介质耕栽种。」

  由于我经常随机採访超市里的消费者或披萨店里的师傅,我才发现,大部分的人对于加工用番茄一无所知,就像还没开始调查那时候的我一样。这很合乎逻辑:这些圆滚滚、红通通的漂亮番茄,理所当然就该是广告或包装上出现的番茄。食品加工产业每年花在使用加工用番茄相关产品上的包装费用,就有120亿美元。

  大家对番茄的想像已经根深蒂固,而整个食品加工业也不断加强了众人对番茄的既定印象。有谁曾看过加工用番茄?加工用番茄之于新鲜番茄,就像苹果之于西洋梨。它其实是另一种水果,另一场地缘政治角力,另一门「生意」。加工用番茄是遗传学家製造出来的一种水果,被设计成能够完美适应加工程序。它是全球化的商品,一旦经过加工、装入桶子,就能够长途跋涉,可以运送环绕地球好几圈,最后送到消费者手上。它的经济产业链无远弗届。各大洲到处都有人在经销、贩售、消费它。加工用番茄并不是圆形的,而是椭圆形。它比新鲜番茄更重、更密实,因为它的水分相对不多。加工用番茄的皮很厚,咬下去的时候皮有点硬,口感爽脆。这种水果偏硬,因此耐得住卡车长途运送,也耐得住被机器折腾。加工用番茄不容易损坏。农艺学家还开玩笑地称这种番茄是「战斗番茄」—加工用番茄相当结实,不易裂开,即使被压在车斗最底层,上面还压着几百公斤的採收番茄—这正是它被研发出来的目的。还有,千万别拿加工用番茄去扔艺术家或领导人的脸,这无异于拿石头砸人,他们或许罪不至此。

  超市里的番茄水分愈高愈好—水分愈多,番茄愈重。加工用番茄则尽可能不要含那幺多水;正好相反,它们并不多汁。在工厂,加工的重点就在于让水分蒸发,以利取得非常浓稠的番茄糊。按照严格的工业标準来看,一般超市里的番茄不论来自农田或温室,都完全不适于产製番茄糊。20 世纪的罐头厂还会将生鲜市场卖不完的番茄拿来进行加工,避免浪费,但是这样的做法现在非常少见了。

  按照全球食品加工业的标準,要把番茄加工为番茄糊,意味着一方面要种植各种可适应工厂机器的加工用番茄,另一方面则要改造机器以适应加工用番茄。加工厂用挑选过的番茄品种来製造番茄糊,而这种番茄糊是不可能在自家厨房做出来的。番茄的水分在高压烘乾机中,以低于摄氏100 度的温度逼出,这样不会把番茄煮熟,里面的糖分也不会焦糖化,产出的东西不会焦,也不会损坏,颜色也不能劣化,比方说变成棕褐色。工业加工倾向于尽可能保存水果的最佳品质。至少这是取得优质番茄糊的最理想方式。

  要提炼石油获取不同类型的油品有很多种方法,同样地,番茄工业也可以製造出不同的品质,判断的标準在于浓缩度、颜色、浓稠度、均化情况(是否有留下果块)等。自19世纪这项产业开始以来,这种加工的原则几乎没什幺变化,但是生产规模和製造速度却大大改变了。这个产业大幅成长且彻底全球化,以至于如今全球每一个人都在食用加工过的加工用番茄。

  阳光是一种丰沛的资源,且不必花钱,因此所有加工用番茄,不论是哪一个品种,都会在辽阔的田野中种植,并且在夏天採收。在加州,採收期有时从春天就开始了,一直到秋天才结束,一如在普罗旺斯。

普罗旺斯中国桶装番茄糊:《餐桌上的红色经济风暴》

  我们对番茄几乎已视而不见了,因为它早已融入我们的日常生活。番茄是许多垃圾食物不可或缺的成分,却也可以是地中海饮食的食材。番茄超越了文化和饮食的界线,也没有任何禁忌侷限。历史学家费尔南・布劳岱尔(FernandBraudel)曾提出「小麦、水稻和玉米的文明发展」概念,根据主要农作物、食用的主食等,区分出各个疆域及其人口,如今全球各地却已经转变成单一且惟一的「番茄文明」。植物学家把它视为水果,海关人员认为它是蔬菜,贸易商眼里看到的只是一桶又一桶的商品:番茄的消费扩及五大洲,也让番茄产业迅速致富。番茄酱、披萨、各式酱料,不论是烤肉酱或墨西哥酱,微波食品、冷冻食品或罐头食品⋯⋯加工用番茄无所不在。番茄可以混入硬粒小麦(semoule)、米,成为全球庶民料理和养生料理的食材。在传统料理中它更是不可或缺,从非洲炖肉(mafé)到西班牙海鲜饭(paella),以及传统菜餚扫把汤(chorba)。从飞机上的番茄汁到西北非的番茄果酱烤麵包片,从澳洲到伊朗、迦纳到英国、日本到土耳其、阿根廷到约旦,番茄糊和它的衍生产品无所不在。我在调查期间发现,在一些贫穷国家的市场,番茄糊有时是以「匙」作为买卖单位的,花很少的钱就买得到,几欧分(centimes d’euros)就有。番茄糊是资本主义时代最容易取得的工业产品,对谁来说都是,即便是那些每天生活费不足1.5 美元的极端贫穷人口也一样。资本主义时代没有任何一项商品可以像番茄糊达到这样的全球性市场宰制力。

  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资料显示,有170个国家种植番茄,不管是直接食用或是加工用;50多年来,全球的番茄食用量增长惊人。1961年,马铃薯的全球产量约为2亿7100 万公吨,番茄的产量为2800万公吨,是马铃薯的十分之一。后来,马铃薯产量提升了2.5倍(2013 年为3亿7600万公吨),番茄则成长了六倍,年产量高达1亿6400万公吨。番茄产业在2016年加工了3800万公吨的番茄,占全部产量的四分之一。

  广告文宣或标籤上的品牌标誌总是把番茄呈现成圆滚滚的可爱模样,但关于番茄的真相却完全不是如此。商人正为了番茄掀起血淋淋的经济战。根据世界番茄加工协会(WPTC),番茄产业的年营业额高达100亿美元。在这个小圈圈里,全球人口消费的番茄有四分之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他们是义大利人、中国人、美国人⋯⋯义大利的帕尔玛(Parme)是孕育这个产业的摇篮,而后这个产业来到美国并蓬勃发展。帕尔玛至今仍然是该产业的枢纽之一。当地的贸易商和工具机製造商仍在番茄全球产业链中的美国和中国这两大巨头之间扮演关键角色。

  关于少数人瓜分大市场的新闻调查不少,这些少数依据不同的地缘政治利益或地缘战略瓜分市场。从石油到铀,从钻石到武器,从电子产业不可或缺的稀土到矿产,调查从没少过:所有原物料早晚都要接受严格的调查分析检验。基础农产品也一样。不过,却有个东西一说出来就引人发噱。谁会对番茄进行调查?真是个笑话,番茄耶!然而⋯⋯。

  在调查最初,我发现每当我跟别人提到这个议题时,他们的反应是惊讶又觉得有趣。这种反应原本足以令人止步,后来却成为动力。他们这种半信半疑的反应反倒让我理解,番茄的工业传奇始终没有人研究,也没有引起别人关注。消费者完全不知道加工用番茄是如何征服了全人类。当然,他们或许知道「野生」番茄的原产地是南美洲,但是对于番茄工业始于19世纪古欧洲大陆的义大利这一段就不太清楚了。尔后,一家来自美国的最早期跨国企业亨氏崛起后,才在还没有人知道何谓全球化的年代,就为番茄打造了这段货真价实的全球化历程。

  我选择到罗马生活,学习义大利文。要从北到南探勘这座半岛,四处探访义大利大品牌的总部,以及坎帕尼亚(Campanie)的罐头工厂,没有比实际住在当地更理想的方法了。我行遍几万公里,从亚洲到非洲、从欧洲到北美洲,就为了回溯整个产业链。我走遍无数的农田和工厂。我和这个产业最重要的领导者进行访谈,也採访了默默无闻的工人,还有一些落入赤贫的农夫以及住在大型贫民窟的採收工。

  有什幺能比得上像加工番茄这样的全球性商品更理想的?大家对这个商品都如此熟悉,彷彿它再自然不过了,理所当然该被食用的程度也像是超脱了时间的制约,不再需要被证明。我就以番茄为题,叙述它不为人知的崛起过程,它发迹的原因,藉此揭露全球化世界里的生产体系。不论这个故事有多幺像一则微不足道的花絮,它会不会其实隐藏着什幺不为人知的深度?甚至足以稍稍撼动工业化历史的一般论述,和我们对全球化最新发展的看法呢?

(本文为《餐桌上的红色经济风暴:黑心、暴利、垄断,从一颗番茄看市场全球化的跨国商机与运作阴谋》部分书摘)

普罗旺斯中国桶装番茄糊:《餐桌上的红色经济风暴》

书籍资讯

书名:《餐桌上的红色经济风暴:黑心、暴利、垄断,从一颗番茄看市场全球化的跨国商机与运作阴谋》 L’Empire de l’or rouge: Enquête mondiale sur la tomate d’industrie
作者:尚-巴普提斯特・马雷(Jean-Baptiste Malet)
出版:宝鼎

[TAAZE] [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
创新头脑科技|人科资讯|中国星空|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