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媒体联盟 >清洁队里的人类学家:《垃圾天使》 >
点赞: 318

清洁队里的人类学家:《垃圾天使》

发表于 2020-07-21 | 收藏380 |

清洁队里的人类学家:《垃圾天使》

罗苹.奈格尔

译|高紫文

  社会学家布莱可斯(Wayne Brekhus)或许会举例说清洁工作就是「日常生活中被忽视(unmarked)的要素」。如果能关注平常因为被忽视而没被分析到的现象(他称之为非奇特现象),我们就能更透澈了解周遭的世界。布莱可斯说,被忽视(marked)的现象的事物、关係、身分或行为,截然不同;引人注目的现象能获得大众关注,经常被当成例子,用来说明整体现实环境,但是如果只认识引人注目的事物,是会曲解世界的。布莱可斯要说的就是,重要的真相其实存在于和没被看见的现象中。

  都市资源回收计划就是个好例子。资源回收计划对全球各城镇的废弃物处理策略相当重要,通常会有相关人士大声疾呼,高谈资源回收有助于拯救地球。这样的说法有待商榷。资源回收计划虽然有许多益处,但是其实无法大力改善全球环境卫生。路边资源回收(cubside recycling)是受到注意的要素,咸认是重要的生态保护工作,获得大量资源和支援,然而,有些比较不引人注意但却比较複杂的选择,或许能产生真正的影响力,像是动员更多政治参与,鼓励市民与政府对抗各种大规模汙染,就经常没被注意到,受到忽视。

  清洁队员晓得自己干的是被忽视的工作,是属于被忽视的劳工。有一天下午,一名清洁队员乖乖听着小队长咆哮他办事不力。骂声停止后,清洁队员消沉地说:「拜託,艾迪,你干嘛那幺生气?不过就是垃圾嘛。」这句话是口头禅。还有一次,清洁局的资源被调去处理暴风雪,接着又回去清除堆积如山的垃圾,一名分队长收到麾下小队长缴交的分队工作成绩,发现成绩差劲。他跟每个人一样,连续好几週每天工作十二、三小时,累得要命。他认真看待职责,上级的指责令他难过。但是接着他便满不在乎地摇摇头。「不过就是垃圾嘛。」他说完后叹了一口气。

  处理废弃物的工作绝对称得上是被忽视的工作,但是清洁队员并非真的隐形,哈弗福德学院的柯尔曼收垃圾时,并没有穿魔法隐形斗篷;纽约市清洁局的清洁队员在街上时,也没有变成透明人。其实,他们之所以始终被无视,是整体文化造成的,清洁队员每天执行例行工作时,民众都故意视而不见。

清洁队里的人类学家:《垃圾天使》

  垃圾是庞大消费经济与文化的产物,本身就被严重忽视,刻意无视。收垃圾这项工作被忽视与无视的程度更加严重,因为不论在实际层面或认知层面,收垃圾都存在边缘。清洁队员的工作焦点是别人决定再也不想注意的废弃物,把垃圾从住家送到「最后」的栖息地。清洁队员在过渡性的实体空间工作,也就是街道,具体而言应该是路边、小巷弄、私家车道末端。清洁队员把垃圾,也就是完全没人爱的东西,搬到主要规划用于工业的地区。清洁队员每天开始与结束工作时,通常都在某个分队的某个社区边缘。清洁队员把讨人厌的垃圾搬移到安全又神祕的「远处」。

  但是不仅如此,清洁队员做的是预防工作,不是应变工作,因此,只有工作没完成时才会被注意到。清洁队员只有在几种情况下会被注意到,其中一种就是没去收垃圾,这是清洁队员之间经常讲的笑话,也是不证自明的事实。不到一百二十年前,纽约市才开始有系统地收垃圾,但是从那时候起,民众就依赖这项服务,认为有人收垃圾是理所当然的,而且不能有例外。不论发生什幺事,不管分区里出现暴风雪、恐怖攻击、停电、飓风、火灾,清洁队员都得收垃圾。清洁队员跟早晨的太阳一样,不值得注意,但绝对要出现。

  有些读者读到这里八成心生不耐了。「对啦。」我能想像读者说,「垃圾人,呃,是『清洁队员』才对,没受到重视,那又怎样?很多别的劳工也没受到重视呀。为什幺我应该关心清洁队员?」

  好问题。我简单回覆一下,有些清洁队员看了可能也会感到惶恐喔:因为清洁队员是街上最重要的制服人员。要是没有稳定执行的废弃物处理计划,城市绝对繁荣不起来。如果没有清洁队员,纽约市很快就会变得没办法住人。以前垃圾和清洁街道的问题还没解决时,纽约市的大部分地区髒乱不堪,成千上万人没有选择余地,只能忍受街道堆满高到小腿肚的各种垃圾,住在不通风的房间和没有光线的地下室,死于许多当时就能预防的疾病。许多主管机关设法解决这些问题,但是有效回收垃圾是改革的根基。当然,警察单位、消防单位、矫正单位、交通单位、儿童福利单位与教育单位,对健全的城市都是不可或缺的,但是纽约市的历史证明了,警察、消防员和教师通行的街道,以及他们服务与居住的社区,如果埋在垃圾堆中,他们就没办法携手有效为纽约市服务。

  关键不只是公共卫生,清洁队员之所以重要还有第二个原因,包含两个要素。清洁队员扮演关键角色,维持着资本主义最基本的律动,消耗物质就得处理废弃物,儘管很少人关心这一点。如果使用完的商品无法丢弃,就会占满空间,导致家中无法放置新商品。由于清洁队员清除掉家庭垃圾,以消耗为基础的经济引擎才不会停转。虽然这样描述紧密複杂的程序过于简单,但是根本事实其实简单易懂:用完的物品必须丢弃,这样才有空间摆放新物品。

清洁队里的人类学家:《垃圾天使》

  现代人习惯在极短的时间内消耗和丢弃物品,史无前例。我们讲究动作迅速,因此对于咖啡杯、购物袋以及各种包装材料,总是用完即丢;必须儘快摆脱这些累赘,才能维持速度,我称之为每日平均必要速度。这种速度跟身分有关,如今我们的身分更有延展性,也会仰赖消费来表明与辨识不同的阶级、教育、政治倾向和宗教信仰。

  根据这个逻辑,清洁队员不仅对都市居民的身体健康极度重要,对于在步调过快的世界中判断谁是好市民也极度重要,即便清洁工作仍旧是粗活。儘管科技空前进步,处理废弃物的工作仍全靠清洁队员的劳力来完成,但是人们却常常侮辱他们。有一家婚友社在广播电台打广告,问道:「能找到证券营业员,为什幺要勉强接受垃圾人呢?」某天,有一名女性把报纸送给一名清洁队员,清洁队员谢谢她时,她吞吞吐吐地问:「你应该认识字吧?」有一幅卡通,画一对男女在高档餐厅里,女的一脸苦恼,向约会对象解释说:「我是说喜欢穿制服的人没错,但我说的不是清洁队的制服。」男的身旁苍蝇乱飞,穿着乔记清洁公司的外套。有一则新闻报导大学足球队的丑闻,引述一名行政官员辩解为什幺帮学校球员弄假成绩,他解释说是希望球员能在邮局找到工作,以免沦落为垃圾人。纽约市各地的观光商店都会卖消防局(FDNY)和警察局(NYPD)的仿冒装备,但是却很少或者完全没有卖清洁局(DSNY)的仿冒装备。连锁商店或其他零售商店,甚至是纽约市的某些大学,都会给警察和消防员折扣,但是却没给清洁队员折扣。而且每位清洁队员都会记得,读某个年级时,老师曾经在他没拿到好成绩时嚷嚷,说他以后会变成垃圾人。

  这些侮辱不仅伤人,更令人不安,因为联邦劳工统计局(Federal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指出,清洁工作是美国最危险的工作之一,每小时工作受伤和致死的机率远高过维持治安与扑灭火灾。有人当清洁队员的家庭经常说,不会遇到枪和火是他们喜欢这项工作的其中一个原因。「我可不希望哪一天中枪吶。」一名新进同仁告诉我,解释为什幺他放弃当警察的机会。确实,他当清洁队员比较不会有人拔枪对着他(不过也曾经有清洁队员被人用枪指着),但是他却很可能会被抛投的物体打到头,或被揍肚子,或随时可能被各种钝物、尖物或锯齿状的物体弄伤腿部。垃圾里有各种有毒物质,他如果碰触到,可能会残废或丧命。还有,他在街上工作时,被行车擦撞或辗过的机率高得令人提心吊胆吶。

  纽约人对此一无所知。「他们晚上把垃圾丢到外头,」资深清洁队员嘲讽说,「以为是垃圾精灵收掉垃圾的。」纽约市的垃圾精灵就是清洁队员,他们穿着墨绿色制服,开着会发出巨大声响的白色垃圾车,在某些分区,每天得收二十吨垃圾。他们的家人必需适应每几週才能连休两天的休假表。清洁队员资浅时,得等到值班结束才能知道下一次值班的时间和地点,得轮值各个时段的班次,有时候得到纽约市各处值勤,长达数星期、数月,甚至数年。他们工作时必须操作重机具,进出车阵;不论多小心,仍可能因为受伤,身子变得虚弱,甚至丢了小命。约四分之一的清洁队员是非裔美国人,拉丁裔占略少于五分之一,白人占略多于一半,在白人中,又明显以爱尔兰裔和义大利裔最多。不论是哪个种族,在什幺时间工作,有哪些家人仰赖他们,承接什幺职务,承受哪些身体伤痛,对纽约市的安和乐利发挥多幺重要的作用,垃圾精灵穿上制服后,就像消失不见,这种现象令我苦恼许久。

(本文为《垃圾天使:清洁队里的人类学家》部分书摘)

清洁队里的人类学家:《垃圾天使》

书籍资讯

书名:《垃圾天使:清洁队里的人类学家》(Picking Up: On the Streets and Behind the Trucks with the Sanitation Workers of New York City)

作者:罗苹.奈格尔(Robin Nagle)

出版:左岸文化

[TAAZE] [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
创新头脑科技|人科资讯|中国星空|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